第十五章 论(1 / 2)

整个下午都在欢乐中度过,等到秦木渎他们打道回府的时候一共钓了十来斤鱼。唐小小和王珂都高兴坏了。

“哎呀,那么多鱼我们怎么吃得完嘛。”唐小小高兴的说。

“王珂等下带一半回家。”唐锐接口道。

“我不要了,哪有又吃又打包的。”王珂尴尬的说。

“你就拿着,客气什么。我们几个能吃个四五斤就不错了,留着也没地方养。”

唐锐一发话,王珂就只得答应了。虽然一个下午相处下来,她觉得唐锐这个其实挺好相处的。但是当唐锐一发话的时候,那种上位者的气势还不是她这种小姑娘能抵抗的。

唐锐开着车,先送到王珂家,把鱼送上去再下来跟着他们回了教师宿舍。

一进家门唐小小就拿起鱼去了厨房,说是要大展厨艺,王珂也跑去帮忙,只剩下秦木渎和唐锐两个人坐在沙发上。

“怎么样?还不错吧。”秦木渎用暧昧的眼神瞟了唐锐一眼,笑着问。

“什么?是挺好一姑娘,你想哪去了。”唐锐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她对你有意思你不会看不出来吧?”

“你瞎说什么呢,哪跟哪啊,又不是畜生,遇到就上啊。”唐锐无语道。

“其实她挺好的。你现在有什么打算?”秦木渎画风一转,问道。

“还没想好,做大的没钱,小的不想做。”唐锐倒是没有隐瞒。

“是啊,我们内陆地区确实是什么都有,不好做。六盘水不是西南煤都么?去倒腾煤矿去?我在广州看到很多山西煤老板,老有钱了。”

“你以为那地方那么好插脚啊,早已经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填满了,再说不熟悉那行业,没有熟悉的人。”

唐锐无奈的说道,煤矿他也想过,甚至亲自跑去六盘水呆了半个月,还是不敢轻易尝试,那里面的水太深。

“你现在能拿出多少钱?”秦木渎不见外的问。

“现金还是产业?”

“你能拿出来的所有钱,有多少?”

“全部卖了的话能有个七八百万吧,还可以去银行贷款,能贷五百万左右。”唐锐如实说,在盘下沙场之后他就懂得了一个道理,必须要跟银行搞好关系,关键时候才能有候补资金。

“意思就是一千三百万,应该也够了。”秦木渎喃喃自语。

“做什么?要那么多钱。”唐锐奇怪。

“房地产。虽然我们这边现在房地产不怎么样,可是我在广东的时候看那边开发房地产的都是大老板,那钱赚的,比抢银行划算多啦。动不动就是什么集团啊什么的,听这名头就得劲。”秦木渎艳羡的说道。

“这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唐锐想了想,才说。

“做

什么都要早,后面跟风的就难成气候了。”秦木渎对唐锐说道,又像是对他自己说。

“是这个道理,我还缺一个参谋啊。手底下那些人不成事,书念得都没我多,一帮莽夫。本来想叫你跟着我干,但是我知道你小子心气高,肯定不愿做二把刀。人才难找,能让我放心的就更难找了。”唐锐感慨道。

“你太抬举我了。”秦木渎苦笑,“这里有个现成的不错,小小说她是学经济管理系的,活脱脱的人才,收了用着也放心。”

“怎么的?人家是政治联姻,我还是人才联姻了?再说了,人才联姻也得找个博士啊硕士啊什么的才划算吧。现在的大学生还不是一招一大把,不值几个钱。”唐锐愤愤道,随即反应过来,“哎我说你个王八蛋,为了钱我还至于把我卖了?”

“人本来就是一个价值体,没有谁是不能卖的。只要价钱给得足,把自己卖了又何妨。再说了,你真对人家一点意思都没有?”秦木渎神色肃穆的说道。

“意思是价钱足够,你也可以把小小卖了?”唐锐双眼微眯。

“我跟你说的是内心话,你要这样想我也没办法。我和小小不能用这个来衡量,可以拿钱侮辱我,但是别拿钱跟她比。”秦木渎正色道,“我穷尽一生的力量,只是想让她过得好过得开心,要是没有她,我做一切都没有意义。”

沉默片刻,秦木渎又缓缓说道:“我不敢想,要是没有小小,我现在会成什么样子,或许还是一个在你叔叔那里干活的小工,又或许现在早已经在牢里……每一颗野心的萌芽,前提都是先得有一颗种子。有的种子是自己蜕变,有的种子是别人给的。我的种子,是自己蜕变出来的,而埋下的人,就是她。”

唐锐听完沉默,久久无言。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甚至他都不知道他的种子是什么时候埋下的,他只感觉到生根发芽。

“准备吃饭了,两位大爷。”唐小小端了一大锅鱼出来,笑着喊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