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唐锐来省城(1 / 2)

秦木渎看了一下唐小小,心情复杂的接起了电话。

“锐哥。”

“你现在在哪呢?”唐锐没客套,直接问。

“我……”秦木渎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在贵市?小小和你在一起吧?”电话那边传来唐锐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

“是的。”

“我操,你他妈知不知道你犯什么事了?还往小小那里跑,你他妈的的要死啊?”那边突然传来唐锐的咆哮。

“我只是想见小小一面。”秦木渎不知道该怎么说,心理很是愧疚。

“我操,我他妈怎么说你,明天我上来,你在那等着。”唐锐说着挂了电话。

秦木渎挂了电话,面无表情的一动不动。唐小小心里一紧,刚才唐锐的话她在旁边也都听到了。

“没事,唐锐就那性子,还有我呢,他能把你怎么着。”唐小小安慰道。

“不是怕他……”秦木渎苦笑,想了想还是把话憋回去了,“走吧,回家。”

秦木渎说的倒是实话,他在心里还真没怕过唐锐,而且原来他还有点看不起唐锐,一个混社会出头的大哥,就算以后出头了,背地里永远也洗不干净,等到哪天一不小心,一个蚍蜉就能把那棵大树撼倒塌了。

所以他选择了和唐锐不同的路子,原始积累一定要干净,哪怕晚个几年。资本够了以后也就打打法律的擦边球,真正违法的事情他不干,不划算也走不远。

唐锐他不担心,就算明天来贵市了顶多也就是揍他一顿,秦木渎也可以理解,要是自己有个妹妹这样秦木渎也会揍那男的一顿。让他担心的是唐锐在哪里得到的消息,唐锐的路子肯定没能广到广州那边去,那么是广州那边的警察摸到这边来了?秦木渎知道在凯城唐锐关系广,更别说再他起家的麻县了。肯定是唐锐得到了什么消息,秦木渎惴惴不安的想。

回到家,唐小小洗了个澡就去睡觉了,好像她心情也不太好。秦木渎在沙发上抽了两支烟,也只得无奈的去洗澡睡觉。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管不了那么多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9点过钟,唐锐已经打电话问了他们地址,说是马上到,秦木渎和唐小小只得起床洗漱。

秦木渎刚洗好脸,坐在沙发上准备抽烟,就听到了哐哐的敲门声。秦木渎赶紧过去开门,就看到了阴沉着脸的唐锐站在门口。

“进来吧。”秦木渎转身进屋。

唐锐走进来把门狠狠摔上,“小小呢?”

“你怎么大早上的来了?”唐小小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身上还穿着睡衣。

唐锐看见,脸色更加阴沉,没有搭话。

“大早上摆着张臭脸给谁看呢?谁又招你惹你了?”唐小小没好气的说。

“没谁,我自己,行了吧。”唐锐无可奈何的说道。

唐小小回卧室换衣服去了,秦木渎掏出烟给唐锐递了一根。唐锐没接,自己掏出烟点上。

“还没吃早餐吧?”唐小小走出来问。

“现在几点了还吃早餐?”唐锐没好气的回答。

“不吃拉倒。”

“你去买点菜弄早饭行不?现在都该吃早饭了。”唐锐对唐小小总是拉不下脸。

“行吧,犒劳犒劳你。”唐小小说着拿着电瓶车钥匙下了楼。

“是不是有人从广州过来查我?”感觉唐小小已经走远了,秦木渎开口问。

唐锐没回答,一拳就砸在了秦木渎胸口,又一脚踢在秦木渎小腹上。

秦木渎被踢得缩成一团,缓了半天才缓过气来,说道:“别打脸就成。”

唐锐也不废话,冲上来就是一顿拳脚相加,打得秦木渎苦不堪言,醉巴却没说一个字。

“你不应该解释解释?”唐锐打了一会,看到秦木渎的白衬衣浸出了血,停住了手。

“气出够没?”秦木渎挣扎着起身,没有回答却反问道。

“你想死?别以为小小紧着你我就不能把你怎么的。”唐锐眼光寒眸一闪。

“气出够了我就去换身衣服,等下小小看到不好。”秦木渎慢慢的走进房间。

换了身衣服出来,唐锐在沙发上抽着烟,脸上依然阴沉着。

秦木渎来到沙发前坐下,也拿出烟点了一根,缓缓开口,跟唐锐详细的说了在广州发生的事。

“那你现在想怎么办?”唐锐听他说完,脸上阴晴不定,缓缓的问。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