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唐锐的电话(1 / 2)

买了电瓶车,唐小小每天下课以后就叫秦木渎带着她在贵市的大街小巷到处溜达,美其名曰带他熟悉贵市,以后就在这里安家了,不熟悉怎么行。

这段日子过得舒心而惬意,让秦木渎差点忘了他曾经到过广州,还有出的那些事。

时间一晃而过,今天是唐小小放假的日子。其实放假不放假也没有区别,对唐小小影响不大。只是几个室友就要暂时的分散了,周微微是湖南株洲的,要回家,刘凤凤是遵市的,也要回去,只有王珂是贵市本地的。

按照惯例唐小小也要回凯城的,但是因为秦木渎的原因,她给唐大山打了个电话,说是在贵市打暑假工就不回去了。唐大山在电话那边抱怨了半天,说家里又不缺钱,打哪门子工,半年都没见面了,也不知道回家看看爸妈。唐小小好说歹说了半天,唐大山无奈答应。在挂电话的时候说了句,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他是生了条裤衩子。

秦木渎在旁边听到差点笑出声来,被唐小小白了一眼。

“你毕业以后想做什么?”秦木渎看她挂了电话,问道。

“还早呢,没想。不知道做什么,不想上班,太无聊。创业吧,没那本事,也没那想法。我就想简简单单的活。开个小店,不受人管,起早了就早点开门,起晚了就晚点关门。想去玩了就关门一段,回来了就再开门。你说怎么样?”唐小小脑洞大开。

“那挺好啊,舒服安逸。”秦木渎点了点头,如实说。

“可是开店我也没本钱呀,难道跟我哥借?他肯定会给我的,但是我又不想跟他拿,不可能老跟家里拿钱吧。再说了,我什么手艺都不会,开店能做什么呀?卖花啊……”唐小小说着,自顾自的笑了出来。

“我给你的那张卡呢?里面有钱,开个小店错错有余了。开个花店也不错啊,文雅人的事情。再说你也不喜欢讲价砍价那一套,买卖这东西水深,卖花是文雅事,定价多少就多少。买花的人也很少讲价的,除非名贵品种。”秦木渎暗暗思量,觉得这倒挺适合唐小小的。

“卡里有多少钱?”唐小小拿到卡后还没去看过。

“40万。”

“多少?怎么那么多?”唐小小吓了一跳,当初秦木渎把身份证和卡一起给她的时候,她以为有个几万都顶天了。

“你跟刘教授买这房子也是40万吧?加起来就80万了,你身上还有多少钱?”

“我身上还有十来万吧,具体我也没看,十三四万左右。”

“你在广州到底做的什么?”唐小小有些生气了,当初秦木渎跟她说在广州的事情的时候,只是说赚了些钱,具体多少钱没说,唐小小也没问。

“代理码庄,就是地下黑码庄。在广州那边虽然说不是合法的,但是也不违法,属于在两者中间吧,那个来钱很快,我跟你说过的。

”秦木渎说着,心中也是暗暗惋惜。

唐小小有些无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感觉她还是低估了秦木渎的能力和野心。

“以后别做了,行吗?咱们本本份份的过日子,那些违法的别沾边了,我害怕。我哥就是混社会的,我说过他,但是他不听,混社会早晚有一天会进入的,什么义气啊什么兄弟啊那些能靠得住?在县城的时候我看过他们打架,拿着刀往人身上就砍,拿人不当人当畜生呢,到最后出了事不得搭上命啊。我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一家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唐小小说着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秦木渎把她搂在怀里,帮她擦拭着眼泪,说道:“不做了,以后你不让我做的我都不做,听你的。你别太担心你哥,他比我还聪明。我来贵市的头天我俩喝了一顿酒,他给我说了他的事情,他已经开始上岸了。”

“我问过王珂她表姐了,说你的事情找个好律师,最多也就四五年,要是只死亡一个的话,都可以不用判刑的。”唐小小想死起了王珂表姐的话,对秦木渎说道。

“没事,我心里有数。”

其实当秦木渎到来到贵市以后,已经找了几个律师事务所咨询过,答案都差不多,最主要的是看被他拿凳子砸头的那个家伙的结果如何。

“熬一熬就过去,想着还有一个人在等着你,争取减刑,早点出来。”

“嗯。”秦木渎低头轻轻摩挲着唐小小的脸,声音温柔而坚定。

傍晚的时候,王珂打来电话,说是要请唐小小她们两个吃饭,算是尽一尽地主之谊。

这段时间她们几个没少在秦木渎她们这里吃饭,说是来开小灶,食堂伙食太难吃。

唐小小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秦木渎,秦木渎也听到了电话,点了点头。王珂约好六点半在园凤街刘记家常菜见,就挂了电话。

“哎呀,今天王珂下血本了啊。”唐小小奇怪的说。

“怎么?那里很豪华么?”秦木渎好奇的问。

“什么豪华呀,就是一家私人菜馆,做的都是本地特色菜。听说他家的菜做得是最地道的,生意好得很,价格也贵,而且不好定位置。”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