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买车(1 / 2)

清晨醒来的时候,秦木渎感觉头都要炸了。昨天晚上喝得太多,以至于都断片了。

一半是高兴,一半是欣慰。

来到客厅,桌子上已经打扰干净,不知道是谁收拾的,他记得昨天晚上唐小小貌似也喝醉了。

四个女孩两两睡在客房,扔下秦木渎独自睡主卧室。

秦木渎想去看看她们几个,想想又算了,万一看到什么不该看的那就尴尬了。

洗了把脸,独自下楼去买早餐。秦木渎吃了一碗酸汤粉,又打包了四份回来。

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王珂已经醒了,坐在沙发上喝饮料。

“起那么早。”秦木渎笑着打招呼。

“你不是更早?”王珂一眼就看见了秦木渎手上提的早餐。

“她们醒了没?叫她们来吃早餐吧。”

王珂点了点头,挨个去叫她们起床。几个女孩不情不愿的起床洗脸,就跑过来吃早餐。

“你要不要那么贴心?”周微微边吃边打趣道。

“喝酒多了吃酸的开胃,还能解酒。”秦木渎一副百科全书的样子。

“你别太好啊,我们都嫉妒着呢。”

“快吃吧,哪都有你。”刘凤凤打断周微微。

吃完早餐,三个女孩子就回宿舍去了。早上没有课,说是回去补觉。

秦木渎一看时间,八点不到,就给昨天那个张教练打了个电话,说是昨天那个的士司机介绍的。

张教练那边还没起床,一听就叫秦木渎他们去拍照片,两寸蓝底的,要五张,拍好到驾校找他。

唐小小本来还想补下觉,秦木渎拉起她的手就下楼。

“太早了吧,中午再去嘛。”唐小小满脸不乐意。

“去办回来就睡觉。”秦木渎赶忙安抚。

在广州几年锻炼了教会了他办事需要效率的道理,要不事情会越拖越多,到最后一塌糊涂。

找了个相馆拍了照,两个人六十块钱。秦木渎虽然不怎么在乎,但是也感觉抢银行都没开相馆划算。

“知道心疼了?”唐小小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感觉有些好笑。

“这玩意暴利啊,抢银行都没他们划算。”秦木渎有些抑郁。

“那昨天你怎么还随手一百都不心疼?”

“不一样嘛,办事情的时候别心疼钱。”秦木渎深有体会,要不然他也不会有今天。

在广州为了和王勇拉近关系,能弄代理码庄,那段时间他可是像孙子一样,请吃请喝还请玩,关键还得看人家脸色。

“走吧,办好好回去睡觉,我头还疼呢

。”唐小小不再逗他。

秦木渎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他本来想说,我走以后,你别再喝那么多酒。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拿着照片,又打了个车直奔驾校。

到驾校门口,秦木渎给张教练打了电话,就在门口等着。

不一会,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一身卫衣套装,看着有点成功人士的样子。

“就是你们俩吧,跟我来。”张教练问了一声,也不等秦木渎说话,转身就走进驾校。

秦木渎见状,赶忙拉着唐小小跟上。

来到办公楼前,张教练打开一间房门,就走了进去,在办工桌上拿出两张登记表递给秦木渎。

“你们填一下,我给你们开个收据。”

秦木渎拿过来一看,递给唐小小,“你填吧,我交钱去。”

秦木渎掏出钱递给张教练,张教练点了点,撕下收据递给秦木渎,“填好了放这就行,照片给我。”

“多久能拿到?”秦木渎问。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