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归来(1 / 2)

华灯初上,凯城火车站。

出站的人流走出火车站出口,大群的的士车司机和黑车司机一下都围了上来,拉拉扯扯的好不热闹。

“走麻县的有没有?五十一个了,最后一班车了!”

“走黄元了,三十一个,还差一个!”

拉客声此起彼伏,一趟火车的人在十分钟内被抢得干干净净,广场上又回到冷冷清清的环境。

抢到客的司机高高兴兴的启动车子,扬场而去。没有抢到客的司机情绪低落,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抽着烟,不甘的看着出站口。

就在出站口即将关门的时候,一个青年从里面走了出来,单肩背着个旅行包,面无表情,眼神木讷。

几个黑车司机围了上去,像是看见最后的猎物。

“走哪里,兄弟?要打车不?正规出租车。”

“嗨兄弟,走哪里?我新车,舒服,价好说。”

“不走!”青年嘴里蹦出两个字,像是从牙关里发出来的声音。

几个黑车司机从出站口一路跟到了广场外,好说歹说还是没有把青年说动,只得不甘的放弃。

青年走出火车站广场,来到公交站台,楞楞出神。

“终于回来了!”青年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小小,你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大学生活肯定很丰富多彩吧!”

青年,姓秦,名木渎。麻县白午镇人,离家打工三年,第一次回家。

秦木渎在公交站抽完了一支烟,随手招了个的士车。

“到大十字!”秦木渎上了车,报了个名字,就楞楞的看着窗外,思绪却飞到了三年前。

三年前。

同样的凯城火车站。

略显稚嫩的秦木渎背着旅行包,手里提着唐小小给他买的水果泡面。

“去了广州要注意,听我叔叔他们说那边乱得很,别惹事,别打架,那边不比在家,记得吃饭,别省钱,该吃吃该喝喝,要是困难了给我打电话!”唐小小红着眼睛,一路不停地唠叨。

“嗯。”秦木渎低着头,不敢看唐小小。

“记得一个星期给我打两个电话,我……”

一路唠叨到进站口,唐小小的喉咙像被卡住了,说不出话来,眼泪却流了下来。

“回去吧,我……你放心,我一个大男人你还怕什么?别哭呀,我又不是不回来了。”秦木渎看到唐小小哭了,赶紧拍了拍胸脯。

“我等你啊!”

秦木渎检票进了站,一回头,唐小小在进站口大喊。

“等我回来!”秦木渎挥了挥手,转身走进了候车室。

出租车奔跑在街道上,秦木渎看着穿梭而过的建筑,思绪万千。

三年前,唐小

小哭着给他送行。

三年后,他偷偷的溜回凯城,没有告诉任何人,也不敢告诉任何人。

到了地方,秦木渎付钱下了车,找了个宾馆开了个房间,洗了个澡,就出了宾馆。

一路走了不远,就看见了熟悉的粉店,走了进去,点了碗酸汤粉。

凯城,一个美丽的城市。城市不大,但是环境却很好,风景很美,但是,跟所有的西南地区一样,有个通病:穷!

秦木渎三下两下的解决完一碗酸汤粉,久违的味道充满了浓浓的家乡的情结。

躺在床上,秦木渎拿着手机,看着熟悉的号码,犹豫良久,始终没有按下拨号键的勇气。

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秦木渎的计划,也浇灭了他当初的野心。

从广州匆忙的归来,只是因为他还想见一见唐小小,那个一头短发阳光灿烂的女孩,也是他青梅竹马的初恋。

至于家里的那个老头子,他想都没想过,这个世界上他唯一的亲人。秦木渎在广州三年拼搏,加起来打的电话次数不超过五次,只是每个月按时打些钱回去。

那栋老木房子,那个所谓家的地方,从来就没有让他感觉有家的感觉,至少他从来没有在那里感受到一丝温暖。

凯城,唯一让秦木渎放不下的,也就那个一头短发的女孩。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