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计划小成(1 / 1)

龙逆九尘 芳间源心 1324 字 5天前

就在此刻,樊玄谜用剑抵着昏迷的靳绫缓缓从山洞内走了出来。他大喊道:“都住手,不然我可不会怜香惜玉的。”说完这句话,樊玄谜又将剑更靠近靳绫的脖子。

这下子,虚妄殿的人全部都停手了,虚妄殿的人和阮落痕他们分成两队站立。魂修看着樊玄谜所做的事情便缓缓说道:“呵~真没想到卿姻林的林主,樊帝的后人竟然会做这种事情,你不觉得很丢你先祖的脸面吗?”

听到魂修的话,樊玄谜非但没有辩解反倒是笑着说道:“一般一般,跟你们虚妄殿的人相比,我这个还算不上什么,更何况,用正派的做法倒像是给你们很多次机会逃跑。”

魂修听后便缓缓地说道:“呵~你们这些人这样做还自称正派,真的是可笑之至所以。你们想怎么样才能放了靳绫?”

听到魂修的问话,樊玄谜笑着说道:“这个嘛,估计就得让你们殿主来一趟了。毕竟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想要做什么。”说完这句话,樊玄谜嘴角笑意更加。

然而樊玄谜的这句话让虚妄殿的大部分人都特别懵逼,唯独魂修却很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他缓缓地说道:“你的意思是想来终结这一切吗?就凭那个少年,你们怕不是脑子进水才相信那个少年?哼~”

樊玄谜听后摆摆手说道:“我们相信的不止他,还有月帝大人,既然预言是这样说的,那么,我们也不得不信了,即使要付出我们的性命,我们也准备结束这一切。那我们等着你们来救你们的小姐吧。”说完,樊玄谜率先救走到前面,而其他人也警惕地掩护樊玄谜撤退。

因为靳绫在樊玄谜手上,虚妄殿的其他人根本不敢动手,更何况是阻拦他们。所以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樊玄谜等人回到玄都。

待樊玄谜走后,百里隐终于撑不住再吐一滩血地倒在地上,朗涛立马扶着百里隐,再次喂下一枚丹药。

甄湘看到这里特别妩媚弄骚地说道:“哟,百里隐你还真的是弱啊,竟然受了这么重的伤,真的是丢我们虚妄殿的脸。”

虚妄殿的众人都知道甄湘讨厌百里隐,而且不只是甄湘,还有一部分人都讨厌,但唯独这朗涛把他当做宝贝一样宠着。听到甄湘的话,朗涛的双眸中瞬间充满了杀气,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上一次某个人被打得比这次百里隐还要惨吧,你觉得你有资格说吗?”

听到朗涛的话,甄湘气不打一处来,但朗涛说的也是事实,因为上一次的自己确实被打得很惨,比百里隐还

惨。她没有再说话了,但是她还是狠狠地瞪了百里隐和朗涛一眼,然后转身找一个树干靠着。

冷戚看到这种情况立马便问道:“魂修大人,现在我们要怎么办?小姐已经被他们抓走了,殿主知道了会不会……?”

魂修听后很冷淡地看了一眼冷戚,然后他缓缓地说道:“我这就用传言灵术给殿主发消息,之后怎么办就看殿主怎么回复。”说完这句话,魂修便凝聚灵力使用一道传言灵术,他对着传言灵术说了一道话,然后便将传言灵术传了出去。

另一边玄都茶楼内,樊玄谜将昏迷的靳绫关进了茶楼暗道下面的地牢,靳绫脖子上面的痕迹已经被樊玄谜用绷带止住了。

回到茶楼大厅的樊玄谜看着围在桌子一圈的其他人便缓缓说道:“今天真的是辛苦各位了,我们的努力还不算白费,抓到了虚妄殿的小姐靳绫。”

秋寂寥听后,一副欠揍表情地说道:“是啊是啊,确实还没有白费,你算是做了最轻松的那一步了,我还以为你们要打一架呢,原来连打都不用打,人家直接修炼反噬重伤,丝毫就没有反抗的力气,倒是我们打了很久。”

秋寂寥一说完,竹凉颜再次握紧自己的拳头往着秋寂寥的脑袋砸了一下,然后她冷冷地说道:“说什么阴阳怪气的话,当时貌似是你自己决定和别人打的,你还秋后算账?嗯?”

秋寂寥先用手捂着自己的脑袋,听到竹凉颜的话之后,他又一脸委屈地说道:“我这不是开玩笑的码,你们咋那么认真?”

说完这句话,竹凉颜又给了他一个爆锤,这其他人都不敢去阻止,要是去了,估计是一起被暴揍。

樊玄谜听后特别尴尬地挠挠头说道:“嘿嘿,我也是没想到我运气那么好,直接捡了一个大便宜,不过还是得让她吃药,她要是死了,我们的计划可能要往第三个去了,毕竟第二个计划,我是真的觉得不靠谱,要是虚妄殿殿主那么心疼属下,那就不会那么多次换人了,你们说是吧?”

阮落痕听后点点头说道:“确实,虚妄殿殿主也就拿他们当棋子,然而他们竟然还没有想到自己被当做棋子,还那么费力做棋子,唉~真的是想不通。”

樊玄谜听后,脸上的神情立马就正经起来,他轻笑一声缓缓说道:“不是他们不知道,而是他们有自己的理由,估计有一部分人还有自己的野心,现在靳箜死了,虚妄殿殿主只有一女,那以后的虚妄殿不出意外的话估计是这个女婿继承,但也有可能……”

听到樊玄谜说到这里,璟桑便缓缓说道:“也有可能是虚妄殿殿主夺舍女婿,毕竟现在的虚妄殿殿主就是夺舍而来,那么靳绫对他还算有点用处。”

樊玄谜听后点点头,然后他又缓缓说道:“今天大家都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说完这句话,樊玄谜站了起来。

而坐在桌子旁边的其他人也纷纷站了起来,对着樊玄谜行了一个道别礼,然后便离开了茶楼。

虚妄殿内,靳嗣手拿着一个小药瓶仔细地观察着,他一边看一边沉思道:“这不可能,这个药瓶里竟然有他的力量,但是千年之前他就已经逝世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还没有死吗?不,这不可能,千年之前我亲眼看见他重伤的。”他想是这样想,但是手中的药瓶却一直在提醒他,那个男人,他,回来了,这对于靳嗣来说就仿佛是一场噩梦。然而最让他想不明白的事情是既然他回来了,那为什么不来阻止自己,反倒是让现在的武灼华来成为阻止自己的那个人。

想到这里,他又开始在虚妄殿大厅内踱步,他用手扶在自己的下巴处,他思来想去就是不知道这个药瓶的主人打的是什么主意。

直到一刻钟之后,靳嗣便突然明白过来,他冷冷地笑着说道:“呵~我既然忘记了,如果是按照转世这说法来说的话,那他就不可能有以前的力量了,那我还怕他做什么,他现在完全就没有对抗自己的力量。”想到这里,他大笑了起来,随即坐在大厅的宝座上,一握紧拳头就把那个药瓶毁了。

就在此刻,魂修的传言灵术传了过来,靳嗣用灵力接引,然后读取里面的内容。读完的一瞬间,他便立马怒锤宝座道:“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群人,看样子还是得我亲自出马。”说完这句话,他立马叫道:“来人。”

祁冥一听到叫唤立马冲进来半跪在靳嗣面前,他恭敬道:“殿主,有何吩咐?”

靳嗣听后严肃说道:“吩咐下去,虚妄殿剩余的四阁十二特使都和我前往玄都郊外,外部人员在虚妄殿等候之后命令。”

祁冥听后特别震惊,他抬头说道:“可是殿主,这样子的话是不是太草率了?”

靳嗣听后立马放出威压,祁冥瞬间有股窒息的感觉,他冷冷地说道:“我的命令只能执行,不要反驳,下去执行。”说完这句话,靳嗣便收起威压。

祁冥喘了几口气缓和过来之后立马说道:“是,属下明白。”然后便出去执行命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