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引诱寂良,不止一人(1 / 2)

昨夜。

寂良趴在桌上,无精打采的用尖利指尖反复划着桌面。

“一点也不喜欢夫君抱别的女子,就算她有伤在身也好,夫君是吾的,只能抱吾。”

寂良在心中埋怨着,突然,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传入寂良耳中。

这么晚了,怎么还有孩子在哭?

哭声愈来愈大,吵得寂良更加的心烦意乱。

她起身,走出沁苑,去一看究竟。

灵枫子看到帝后走出正殿,她正要上前询问时,帝后步伐急促的已然走出玄关,她竟没能跟上。

这么晚了,不知帝后出门所为何事,难道是去昆仑山寻找玄帝?

啼哭声越来越近,寂良不知自己已然走进一处偏僻、阴森独巷。

尽头是一面寒墙,再听哭声,是从寂良身后传来。

寂良猛然回头,顿时惊慌失措,是食人凶兽——蛊雕。

蛊雕不是在东荒鹿吾山,怎会来了华胥国?

蛊雕凶猛的朝寂良啄来,寂良手持绯玉降灵伞弹开攻击,身后是寒墙,断了退路,唯有正面突击,伺机而逃。

巨嘴异常凶猛,啄力震得寂良玉臂发麻。

寂良被逼到墙角,退无可退。

一簇火焰从绯玉降灵伞中飞跃而出,是火鼠。

“吾主快走,我来拖住它。”

火鼠灵敏的跳上雕头,所经之处,燃烧起火焰。

“轰隆——”一声,寒墙倒塌。

是当康,她用长牙拱塌寒墙。

“吾主,走了。”

“等火鼠一起走。”

“放心,她不会有事。”

当康在前面带路,只要回到沁苑,她们就安全了。

突然,当康放慢速度,渐渐地她停下脚步,前方有邪恶之气。

青衣女子正在等待寂良,她煞费苦心的引诱寂良出沁苑,又岂会轻而易举的放她回去。

“吾主小心,来者不善。”

当康挡在寂良身前,凌厉的目光瞪向青衣女子。

“区区野兽,也敢直视我!”

青衣女子眼神凶厉,她暗使法术,本想给当康点教训,却发现当康纹丝不动。

“当康不是野兽,她是吾的灵使。”

清灵之气笼罩在寂良周身,任何邪术,都休想近她的身。

“你是仙灵族何人,我未曾见过你?”

青衣女子朝寂良逼近,她的读心术,也未起作用。

“你又是谁?”

青衣女子朝自己走来,寂良便后退。

“十巫之首,巫祖。”

真是遇到棘手之人,她引以为傲的高深法术,竟全失了作用。

“安阳人,寂良。”

“安阳人?”青衣女子的脸上,是显而易见的不可置信,她冷笑一声,“何须隐藏,仙灵族与巫族,如今都是没落之族。”

为何总有人将她误当成仙灵族人,仙灵族到底是何族,她哪里像仙灵族人了?

“你找吾有何事?”

寂良能感知到青衣女子的魔气,就算是巫族,灵力也有纯净之分。

具有纯净之气的巫族人,教授人类医术、占卜之术,守护一方安宁。

“你与玄帝是何关系?”青衣女子问的直接。

“吾为何要告诉你?”

“圣女去了何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