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危险异端处理局(1 / 2)

——————————————————

那些模糊掉的记忆,古怪的,不清晰的衔接点,永远都回忆不起来的他埋头下去的被淹没的那个水塘的位置和模样,和奇怪的,只被改动了一个字的名字……

在这一刻随着水的褪去,唐二打的嘶吼,终于完整地从白柳掩埋进了水底泥沙的回忆里浮现。

白柳的眼前那道令人晕眩的白光旋转着消散,变成了一道金属的天花板,他就像是被人从深不见底的寒冷湖底拽上来一样,手指微微发颤,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不断呛咳着,想要把灌进他喉咙和肺部的水给咳出去。

唐二打还在逼问他:“白柳,你想起来了吗?”

白柳翻转了一下身子,他单手撑着地面,靠在墙面上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一边站起来一边还在咳嗽,等到终于他差不多终于缓过来之后,然后这个人还有闲心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衫纽扣,把被水冲地散开了两口的领口给扣好。

白柳慢慢悠悠地抬头看向唐二打和他对话的通讯器。

“我想起来了。”白柳散漫地一边扣扣子一边反问,“所以呢?谢塔已经死了,现在不是我们两个在做交易吗?”

唐二打在那边咬牙静了静。

这家伙……三次心理施压,心态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冲击,比其他时间线的白六都还要难处理……

而且这家伙真的想起来了吗?!

“玫瑰干叶瓦斯的解决方案,我当然可以交给你。”白柳抬起头,把一个他根本不知道的东西说的好像他已经弄得明明白白一样。

白柳用一种十分真诚的表情开始信口胡扯,“但是你也要拿东西来换。”

唐二打出现了微妙的,不详的预感。

然后白柳眯着眼微笑起来:“我不是说过了吗,你把你的灵魂卖给我,我就给你处理方案,唐队长。”

唐二打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地把操作案板上的排水时间推到了【240秒】。

旁边的队员忐忑地看向他:“唐队,四分钟的淹没时间太长了,万一他只是个普通人,被淹死在这里怎么办——”

“我全权负责。”唐二打漠然地斜眼看了一眼这个队员,这个队员就畏惧地闭上了嘴。

背后被两个队员拦住的陆驿站奋力地挣扎大吼:“你们根本没有调查过事情的全貌!你们不能这样之间对白柳刑讯逼供!他是无辜的!”

唐二打头也没回地挥了一下手:“把他带到另外的房间关好,不要让他再跑过来打断我们了。”

陆驿站被带走了。

唐二打凝视着屏幕,他再一次拿起了通讯器:“白六,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玫瑰干叶瓦斯的处理方案,到底是什么?”

白柳也微笑着看向他:“我也说最后一次,唐队长,现在和我交易,我会给你一个相当让你满意的灵魂价格。”

唐二打深吸了一口气才控制住自己把通讯器捏爆的火气,他压下了自己的冲脑门的怒气,强行冷静下来继续劝说白柳:“你知道吗白六,我一直不懂为什么你那么执着地要把这些恐怖的异端之物带到现实世界,把现实世界彻底变成一个恐怖游戏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吗?”

“你也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一个怪物遍地走的世界,你难道会活得很好吗?”

“一个全是恐怖游戏和故事的世界。”白柳仰起头,他的脸上是一种很奇异的微笑,“才有重逢的意义,不是吗?”

“我一直觉得,比起全是怪物的世界,还是我们之前的世界更恐怖。”白柳掀开眼皮,他黑色的眼睛里仿佛有一个螺旋的破碎宇宙,要把所有的光都吸进去。

白柳耸了耸肩,用一种随意调侃的,带着一点懒散笑意的语气说:“可能比起人来,我更喜欢怪物吧,我觉得它们不恐怖。”

“虽然我不是第一次这样觉得你有病,但我每次和你多接触一次,我对你是个疯子的认知就会加深一分。”唐二打手里的通讯器被捏得咯吱咯吱响,他牙关紧咬,毫不犹豫地摁下了按钮,“希望你在四分钟之后,也能给我相同的答案。”

白柳背后【1807】的门再次打开,水流汹涌冲出。

与此同时,基地另一端。

刘佳仪站在渐渐减少的水中好一会儿没动了。

就连木柯这个稍微沉得住气的都有点着急地开始催她:“还没有水流运动吗?”

刘佳仪摇了摇头:“水流方向不对,现在是在排水不是在出水,水流方向通往的是四面的排水口,白柳应该在出水口附近。”

“是不是你没感受到啊?!牧四诚更是已经催了好几百次了,他焦躁得恨不得自己原地变成一条鱼,“靠,要是我也是有那个什么可以感知水流方向的侧线就好了!”

但是实际上,有鱼的能力的只有一个刘佳仪。

“要是这个办法不行,换成之前的坐标的那个方案吧?”木柯皱眉询问刘佳仪。

在他的话音未落的时候,一直低着头的刘佳仪突然猛地抬起了头,她直勾勾地“看”向前方:“又开始放水了,这个方向!”

刘佳仪说完,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里,她飞速摇摆着光裸的双脚,双手贴在身侧,游动得极快,在水面下急速地窜动着,只能看到一长条鱼一样的残影。

刘佳仪一鼓作气地在通道外涌的水流刘翻转冲刺,逆流而上。

她听到了水流里有人浮沉,快要窒息的张开了口,泡沫滚动向上浮的声音。

每到一个拐角和通道口,通常会有一个巡逻员守在那里,刘佳仪就轻点一下拐角的地方,就像是一尾灵活无比的鱼一样,闭着眼从这些要捕捉她的臂弯下顺滑无比地旋转钻了过去,然后从水面跃出。

“一个巡逻者。”刘佳仪闭着眼轻声说。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刘佳仪又翻转着,行云流水地扎进了水里,只溅起了很浅的水花。

在巡逻员正准备用通讯器报告这个奇怪的闯入者,在全是水的情况下,监控会被干扰,对基地的监控主要取决于这些巡逻员的巡视和报告。

但这个巡逻员刚刚举起通讯器的同事,转角冲出来另外两个同样穿着巡逻员服饰的人,他们在这个巡逻员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干脆利落地一个锁喉,就让这个带着呼吸面罩的巡逻员昏迷悬浮在了水里。

气喘吁吁的木柯和正在甩手的牧四诚对视一眼:“走!”

————————————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