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百日宴(2 / 2)

“嗯,是吧,他现在一天一个样,越来越像莫流光,哎,叶大姐你说说看,我辛苦生下来的孩子,居然长得一点也不像我!”李星月呼起额前的碎发,显然有些无奈。

“星月姐姐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话伤流光哥哥的心流光哥哥的儿子当然长得像他了!除非不是流光哥哥亲生的才不像他!”

说这话的是身穿一条大红色礼服的叶琪,她卷发披肩,眉眼深深,睫毛卷长,鼻梁高挺,整个人如芭比娃娃般精致。

“你心心念念的人来了!月儿你这下开心了吧!”莫流光却是看向他家女孩,这话怎么听怎么有一股酸味。

叶瑾听得一脸发蒙,奇怪地问道,“月儿,流光他……这又是什么操作?”

为什么他感觉流光好像吃醋了

“流光哥哥……”叶琪兴冲冲走到莫流光身边,正准备说什么,却看见他动作利索起身,走到她那里的时候,微微偏过头,看了她一眼。

本来莫流光正眼看自己叶琪兴奋不已,可是对上他那双好看的瑞凤眼,她却傻了眼。

那分明就是看情敌的眼神。

嫉妒而怨恨,还有几丝不屑。

叶琪傻眼了,这,流光哥哥脑子怕是坏了吧。

莫流光哼了一声,收回目光迈着长腿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摄影师连忙跟着莫流光继续拍摄。

李星月简直是服了莫流光这个人了,走她的路让她无路可走吗?

叶琪气得在原地直跺脚,“哼,流光哥哥脑子瓦特了!居然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又不是他的仇人!”

叶瑾感叹道,“我的天!真是大开眼界了,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李星月看着叶琪,嗯,挺好看的一个姑娘,不过就一蛇蝎美人。

叶琪穿着高跟鞋气哼哼找她的流光哥哥理论去了。

“咦刚才那个美女是不是那个谁……”刚刚走过来的赵青看着叶琪觉得有些眼熟,一时间又想不起她是谁。

索性也不想了,她笑嘻嘻看着李星月与叶瑾,打招呼,“月月,叶瑾姐姐!”

叶瑾微笑回视着她,“青青啊,呵呵呵,你的牙好了吗?最近有没有找我那个小叔叔看牙啊?”

赵青知道她说的是霍如霜的弟弟霍又霆,白皙的脸上莫名染上一坨红晕,“哼,叶瑾姐姐你好讨厌!我不想理你!”

她说着和李星月挤在一张休闲椅上,兴冲冲地说道,“月月我告诉你哦,自从那期你们结婚纪念日的节目播出,我的微博粉丝就涨了好几万!哈哈哈,你说那些粉我的人是不是贪图我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容貌啊!”

“那必须的呀,我的表姐妹们个个貌美如花!”李星月毫不吝啬夸奖道。

“嘻嘻嘻,就喜欢听你吹彩虹屁!”赵青笑嘻嘻地说着,“本来我准备好好地看有我的那期节目,可是发现那期陈致远和墨羽的镜头特别多,那个墨羽还一个劲地撒娇说她老公爱她女儿比爱她多,真是受不了!”

李星月印象深刻的是,陈致远还来一句,“她没有你废话多。”

“哈哈哈,陈致远偏偏还怼她,说她废话多!当时她脸都绿了还解释说陈致远太有幽默感了,都是节目效果!”赵青说得绘声绘色。

“她那样不就是想证明陈致远还是喜欢女儿的,不过就是看是谁生的吗?只可惜陈致远不给她这个面子!”李星月一脸无奈。

陈致远这些操作,真是让人感觉很迷惑。

一袭黑色西装的霍又霆脚步沉稳走了过来,喊了句,“瑾瑾,莫少夫人。”然后坐在赵青旁边的椅子上,面带微笑注视着她。

赵青也不在意,当他不存在,继续对李星月说道,“哈哈哈,墨羽一本正经装叉,陈致远认认真真拆台,他们还真是表演欲爆棚的一对好搭档。”

霍又霆看表妹的那目光弄得李星月都有些受不了了,赶紧地起身,拉上叶瑾,嘴上还不忘记打趣道,“走了走了叶大姐,咱们就不要在这里妨碍你二婶家小叔叔谈情说爱了!”

叶瑾伸手拉着她的手,调侃道,“你现在明白了每次在你和流光面前,我们是什么感受了吧!”

“讨厌!”李星月娇嗔道。

赵青看着此情此景,“喂,你们……太不够意思了!”

那两个人说说笑笑走远了,理都不理她。

旁边霍又霆来一句,“你的牙不疼了吧!”

赵青收回目光投向他,“关你屁事!”

“我必须为我补的每一颗牙负责。”霍又霆也不生气,认真地说道。

“呵,那你要负责的牙可多了,何必盯着我!”

“因为,现在我的眼中只看得见你了。”

这土味情话说得赵青无言以对。

宴会大厅里,香槟云影。

莫李乖乖待在莫白怀里,身穿一袭淡黄色连体衣,额间贴着一个小红点,一双酷似莫流光的瑞凤眼东张西望,看见这么多陌生面孔也不害怕,逢人就笑像一个福娃娃。

莫母陪在他们身边,笑容连连听着这些宾客对他们家大孙子的吹捧。

莫流光端着香槟周旋在宾客当中,面带礼貌却疏远的笑容感谢着大家的恭喜。

叶瑾与李星月手拉手走了进来,她们一个中性风帅气,一个可爱风娇憨,一个穿着白色女士西装,另一个穿着酒红色晚礼服,明明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看起来却是这样和谐。

看见李星月过来,莫流光连忙告别身边的男士们,迈着长腿走到她身边,目光定在那只与叶瑾拉着的手上。

叶瑾像是被他的目光烫到一般迅速松开了手,干咳两声,“那个,流光,你太太就交给你了。”说着赶紧地溜了溜了。

流光真的是越来越可怕了,居然用这种看情敌的眼神看她,让人怀疑下一秒他就会出于报复,收购叶氏集团……

莫流光伸手执起李星月白白嫩嫩的包子小手,挽上自己的臂弯,这才一脸春风得意的笑容,携着她融入人群。

他从侍者的托盘里拿起一杯柳橙汁递到她手上,与宾客们言笑晏晏。

向枫今天穿一套黑色燕尾服,完全无视那些喜欢他的千金小姐们,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在那边吃着精美可口的食物。

无意间看见李星月他们过来,他神色冷淡放下手里的东西,迈着长腿迎了上去。

“流光,可以借星月一分钟,让我问一些问题吗?”向枫淡漠的眸子看着他们,语气诚恳。

李星月内心很讶异,一向寡言少语高冷孤傲的向枫居然要主动问她问题

莫流光难得没有吃向枫的醋,很大方地微微颔首,“嗯。”

他应着,然后看向身畔的女孩,柔声道,“那你小心点,快去快回。”

向枫双手插兜迈着长腿大跨步走向安静的地方,李星月端着果汁缓步跟了过去。

这boy,大长腿走起路来跟劈叉似的,也不知道照顾一下她这个老人家,真是讨厌。

李星月内心腹诽着,不知不觉来到一个僻静的走道上。

“那个……”向枫粉嘟嘟的嘴唇轻抿,似乎有些难以开口。

“呃……向枫你该不会和那些网友一样八卦,想知道姐姐这一胎是谁的吧”李星月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问道,语气肯定。

“不,我是想问,她怀孕几个月了。”被她这么一说,向枫倒是没那么尴尬了,把心一横,直截了当地问道。

“我去,你果然是你!别人都关心孩子他爸是谁,你却关心姐姐怀孕几个月了!”李星月真是受不了这个人与众不同的想法。

“反正我知道,不是陈致远。”向枫神色淡淡,语气冷酷。

“姐姐有孕五个多月了。”李星月不想和他继续单独在一起,谁知道那个臭大叔又会不会搞出什么幺蛾子,过来瞪向枫一眼什么的。

她说完这句话,就优雅离开了。

向枫静静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边,莫家伯母看着李星月的小姨母一家走进大厅,哼了一声,觉得穿金戴银的她们母女俩还真是俗气。

韩勤陪在董爱身边,一对上莫家伯母的目光,下意识上前一步把自己妻子护在身后。

本来谈笑风生的小姨母一看见莫家伯母,笑容逐渐消失,赶紧拉着董爱走开了。

莫宝珠神态自若看着这一切。

钱明虽然表面上如同好好先生待在莫宝珠身边,目光却很不老实打量着宴会上的漂亮姑娘们,出于本能想过去搭讪,可是一想到莫宝强的拳头,那些本能也被硬生生压了回去。

莫宝强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冷冷说道,“钱明,看好你的眼珠子,可别掉出来了!”

钱明这才收敛一些,目光终于落在自己老婆身上,讪讪笑道,“宝珠,你们莫家的客人可真多啊!”

莫皎洁穿着一袭黑色长裙,挺着五个月的肚子周旋在宾客当中,面对众人各异的目光神态自若。

莫家伯母见他二弟家孙子的百日宴如此热闹,心里十分不痛快。

看见莫皎洁,莫家伯母阴阳怪气开口了,“皎洁啊,说起来莫李与陈致远的那个女儿就相差一天吧,我看电视里人家可疼那个丫头片子了!”

言外之意就是陈致远不喜欢陈紫萱了。

莫皎洁蓦然回首,惊为天人,悠悠开口了,“大伯母您何出此言,做爸爸的喜欢自己女儿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知道您想说什么?这人嘛,总是偏心的,一碗水是端不平的!”

莫家伯母被怼得哑口无言。

莫宝珠慢吞吞地说道,“我怎么看都是那个墨羽在作秀,成天在那里絮絮叨叨,还是流光真心实意疼月儿和孩子。”

萧徽哼了一声,接口道,“婆婆您也真是的,大家都在看流光带孩子或者齐威杨鹏带孩子,偏偏您眼光独特一个劲看陈致远他们家作秀,每次看见他们家的片段我都想快进!”

“萧徽听说你也有孕了,还没有恭喜你啊!”莫皎洁把目光投向她,笑容妩媚,语气真诚。

“才一个多月,受不了你大伯母,非要搞得人尽皆知!”萧徽没好气地说道。

莫家伯母得偿所愿,儿媳妇终于怀了二胎,大孙子已经在向她招手,她也不好再说萧徽什么了。

见大伯母居然没有和萧徽杠上,莫皎洁有一种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的感觉。

“那你可要注意身体,毕竟咱们也老大不小了,比不得那些年轻的孕妈妈们。”莫皎洁懒洋洋地说道。

哼,有些人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抱大孙子,全然不顾及别人的身体和感受,口口声声丫头片子,说得好像她不是女人一样!”萧徽声音清脆,意有所指。

莫皎洁漫不经心地说道,“那么热衷于大孙子真不知道是为什么,大孙子又不跟她姓!”

莫家伯母额际青筋凸凸地跳着,没好气地说道,“你如今怀二胎不一样也是为了生一个儿子吗?难不成你的这个儿子还跟你姓!”

她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引得宾客们分分侧目。

大家窃窃私语,猜测着莫皎洁这胎究竟是谁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