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张家最无虞(1 / 1)

尽余晖 严于 1010 字 7天前

远处的林亦和苏弗始终没有理会张煜离开的事情,相较之而言,他们反而在思量张煜说出来的那两道消息。

或者说其实是一道消息,不过听起来总是有着两种问题的样子,说两道消息倒是没错。

苏弗早就放下了手里面的道经,自张煜开始的时候,他就再也没有看过那本道经,而是把道经放在腰间挂着的布袋里面。

半响过后,苏弗回头看了眼远处愣神站着的蒙颉和柳邯,简直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而之前蹲在旁边不远处的张煜已然消失不见。

沉沉的想了想,刚刚柳邯和蒙颉的那些对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再是之前柳邯给张煜说得那些话,苏弗同样听得非常清楚。

他没有想要理清楚话里面谁对谁错的意思,至少他们的本意出发点都是非常好的。

是个人都有着极其多愁善感的一面,思量某些问题的时候自然而然出现一些偏差其实都是在情理之中。

只是要看面对问题的人该如何去看待,至少在苏弗眼里,柳邯这般坐视不理或者干着急的态度明显是不可取的。

苏弗之前了解过张煜的家庭,三十年前离世的那位张家老元帅,是张煜的祖父,靠着张家老元帅对将门世家的重重封锁的打破。

仁宗皇帝时期对于张家都有着优待的策略,而军方现在的那些高层,大部分起于微末的那些,都感念昔年张家老元帅的大义凛然。

作为同样出身将门世家的张家老元帅,敢自绝自家的道路,而敞开军方的大门给天下读书人,给学宫的那些有能力的学生。

是任何人都值得钦佩的,尤其是在那样的时期出任帝国南军元帅的李立青和出任帝国西军元帅的项信,算是张家最为坚实的人脉背景。

而那些出自学宫的官员们,都会感念张家老元帅对于学宫大门的敞开,如太常卿仝致远提拔张煜伯父出任太常寺右侍郎的位置。

算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的典范,张家受到帝国出自学宫的那批官员的集体庇护。

不过自张家老元帅之后,张家三十年再也没有出现过军方的高层,连是进入军方的都没有。

可以说,有着出任太常寺右侍郎的张煜伯父主持张家事务,张家已然从以前的将门世家变成书香门第。

朝堂上面最是严肃的就是党争问题,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数不胜数,张煜伯父出任太常寺右侍郎,那张家就会鼎力相助,自然而然开始以勾心斗角的权谋思想来看待问题。

鼎力相助的结果就是整个家族都开始用张煜伯父这种太常寺右侍郎的思维方式思考问题,做某些事情的时候更是不自觉如此。

到了现在,张煜伯父在太常寺右侍郎的位置上坐了十几二十年,他们张家早就习惯了这种朝堂尔虞我诈的做法。

朝堂上面的事情历来都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费劲脑筋的想要想清楚某些问题,久而久之就习惯这种思维方式。

或许张家本就不同意张煜走张家老元帅的路子,到军方去锻炼,虽然张家在军方的关系背景比朝堂的关系背景还要强大。

毕竟当年受到张家老元帅打破将门世家重重封锁的恩惠的,都是在现在的军方高层。

甚至出现了帝国军神李立青和帝国太尉项信这般的人物,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这是前途的争夺。

项信和李立青都不是简简单单得人物,只要张家有人愿意走入军方,那他们必然就对张家的人进行庇护。

张家那些人不是不想要恢复曾经张家老元帅的辉煌,可是三十年过去,他们那种天然的优势早就被消磨干净。

何况现在张家还出现张煜伯父这种位列朝堂太常寺右侍郎的存在,或许只是在九卿官署里面任职。

可太常寺历来地位不低,何况仅次于太常卿仝致远之下的右侍郎,完全比一般的九卿地位还要崇高。

昔年张家老元帅的位置不过南军元帅,算起来只是比太常寺右侍郎要略高半筹。

虽然如此说,可是太常寺乃是现在权柄最高的官署,比起某些三公官署都要来的权威深重。

要说权柄,现在的太常寺右侍郎基本上可以和帝国南军元帅的权柄持平,甚至更加肆无忌惮,不用像帝国南军元帅那般握着军权而畏首畏尾需要思考影响。

没有那般轻巧的动作,所以张家渐渐的想要让家族内的子弟,跟着张煜伯父出任朝堂官职。

毕竟这样轻松些,对于朝堂和他们家族而言都算是好事情,不需要以前那般担惊受怕。

虽然尔虞我诈有些可怕,但是现在的朝堂,还真没有胆敢招惹太常卿仝致远的存在。

自然而然没有谁胆敢轻易招惹太常寺,毕竟太常卿仝致远的护短是在朝堂出名的。

当然若是太常寺里面的官员胆敢为非作歹,那太常卿仝致远出手的狠辣同样远超常人,普通官员根本没有活路。

基于此,张家受到在太常寺出任右侍郎的张煜伯父的庇护,完完全全可以从将门世家变成书香门第。

现在张煜想要进入军方,张家的态度是非常明显的,没有明确的支持张煜,同样没有否决张煜想要进入军方的道路。

一切都需要张煜自己的努力,他们张家正是在转型的时候,不能掺和军方的事情。

要是被那些朝堂官员盯上,虽然由身为太常寺右侍郎的张煜伯父在,那些朝堂官员和世家不会对付他们。

可是同样也不会给他们好脸色,至于彻底断绝军方联系,以照帝国太尉项信和帝国军神李立青这两位的地位。

张家还真的不想要彻底断绝,毕竟这两位直接受恩于张家老元帅的帝国军方高层,算是军队和帝国权柄最高的存在。

只要他们二人始终在朝堂,即便张家做出怎样的错事,走出怎样偏颇的道路,都没有问题。

军方和朝堂两条路都是贯通的,军方有两位帝国元帅,朝堂有太常卿仝致远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