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9 章 无题(1 / 2)

美杜莎之约 断柯儿 1313 字 10天前

下山的路梅杜砂走的不痛快,前面的廖云瑶走的也不痛快,她刚才无意间说了不该说的话,让跟在她后面的女孩子心绪难平,她虽然不会再跟她说任何关于刚才的话题,可是她始终是个母亲,对于后面女孩子的遭遇确实深感同情,但她也不能忘记自己目前的身份。

就这样一路沉默后梅杜砂跟着廖云瑶又回到了密林里的建筑,这个时间天已经大亮,阳光也十分的明亮了。

梅杜砂和廖云瑶一走进大门就看见廖老太太正坐在亭子里喝茶吃早点,廖老太太看见她们进来也招呼了一句,梅杜砂跟着廖云瑶走了过去,两人在廖老太太的对面坐下。

此刻的廖老太太看起来比昨晚温和了不少,梅杜砂跟她眼前的人没什么话说,但是她确实又饿又渴,她看了看廖老太太,廖老太太默默地朝着她点了点头算是允许她一起吃早点了。

这北方的早点就是实在,一碗浓稠的粥配上劲道的面饼夹菜真是太让人满足了,不稍半刻梅杜砂已经吃了三个面饼了,荔枝的妈妈看着如此好胃口的梅杜砂脸上露出了笑容。

梅杜砂因为太饿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当她吃饱喝足终于有力气去思考时,廖老太太却突然站了起来,她朝着荔枝的妈妈看了一眼。

“殷寻和你联系了吗?”

“没有,有什么事让您担心了吗?”

荔枝的妈妈也站起身看向了廖老太太,廖老太太摇摇头走出了亭子,她在姚姨的搀扶下准备往自己的房间去,但她留下了一句话,“你今天应该就会知道了。”

这些对话很明显完全没有避开梅杜砂,梅杜砂不知道这些人究竟在想什么,她又不是她们一边的人,她们说家事竟然会这么不避外人也是挺神奇的!

荔枝妈妈听完廖老太太的话,她沉默地看着廖老太太走远,然后又坐下端起她还没喝完的粥继续喝粥,梅杜砂也再次坐下来,她还想问一下她们在山顶上谈到的话题,可是梅杜砂还没开口,荔枝妈妈的手机就响了,她看了一眼也坐下来的梅杜砂没说什么就掏出手机接了电话。

梅杜砂听不到电话里的人说什么,荔枝的妈妈也只是

这一通电话不到三分钟就结束了,荔枝妈妈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但是挂了电话后,她不再继续喝粥,她开始用一种特别的眼光看向梅杜砂,梅杜砂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迟疑之际荔枝的妈妈开口说了几句,“殷离不见了,你知道殷离,对吧?”

殷离?这个名字很熟悉,梅杜砂不太敢确定荔枝妈妈说的是不是她以为的那个人,那个曾被她老爹叫过小离的人,那个现在她会叫她一声殷姨的人。

荔枝的妈妈看出了梅杜砂脸上的疑惑,她又重复了刚才那一句话,而且这一次她还附带了另外几句话,“抱歉这个话题不该再提的,不过她是在梅川不见的,好像有人看到她跟着一个年轻人走了,那年轻人没人认识,他们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

这个话题不该再提?

梅杜砂明白了荔枝妈妈的意思,所以她现在脑海里的所思所想都是对的,她妈妈因姐的本家就是殷家,那个和荔枝姓氏一样的殷家,而在她十几岁就到了他们家的那个女人竟然是她妈妈的姐妹,这难道就是刚才廖老太太和荔枝的妈妈完全不避讳她的原因?因为她究根结底也算是殷家的一员,算是和廖家扯上关系的那种人?

可是那个女人为什么会不见,她不是在她和她老爹离开梅川前就已经回娘家了吗?她怎么会在梅川不见了,还跟着一个年轻人?

这谁能信,梅杜砂怎么说也与那个女人一起生活了好些年,她应该不会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吧?

梅杜砂越想越不对,而荔枝的妈妈看她的样子应该也不会为梅杜砂解惑,梅杜砂还是需要先想个办法和外面的人联系一下,比如……比如谁呢?

梅杜砂思躇着,脑海里冒出来了几个名字,谷离,沙羽,还是墨洇,梅杜砂知道联系这些人还不如她直接联系乔叔和小刘,但是联系乔叔和小刘,事情的性质瞬间就变了,她梅杜砂已经不想再与任何的案件扯到一起了。

这样想来她似乎还有一个人可以联系,那就是她的老爹,而这个也好摆出来给自己面前的人,想到这里梅杜砂鼓起了勇气。

“云瑶姨,我可以借用一下您的手机吗?我昨天出来地匆忙忘记带手机了,我给我老爹打个电话报个平安,不然他还以为我失踪了!”

荔枝的妈妈用一种并不怎么相信的眼神朝着梅杜砂上下看了一会儿,最后她还是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梅杜砂,可是在准备去拿手机的那一刻,梅杜砂突然发现她根本不记得她老爹的电话号码,更为确切地说她谁的手机号都不记得,这可就尴尬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