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轩传 管什么,怕什么,还剩什么。(1 / 2)

小孩子长大了

在那里,那埋种的地方,嫩芽撑起了身。

沙与泥相搅和,脸与脚靠很近…

匍匐在地里,一半望着光,一半触着影。

等雨挥洒,等泥松动,等囹圄溃散…

被水浸泡着的根,肆意生长…

泥土中没有路,我就挣扎出了路…

我不会害怕远方怎么样,只管勇敢去闯。

哪怕遍体鳞伤…

待雨水一层一层渗透,

等土壤松动,我也根深蒂固。

春过了,雨停,夏至了,烈阳起。

阳照在背上,光与热在传递全身,慢慢渗溅于身体每一寸…每一寸。

太多了…太多了,烫的我已经无法入眠。

挣扎的却睁不开眼,或许是已经睁开了,却看不见…

光甚至渗透过过了土壤中,我的根也感受到了,却并没有身上的那般温暖,甚至是刺痛,甚至是流血…

光,也变得难熬了起来…

但我不管,我要破土而出,我要看看,那永暗之外,是何般景象。

痛不是一直持续着,而是一阵一阵…留给我喘息的时间…

是谁在玩弄着我,是谁在折磨我。

是谁在看我痛苦,却不让我死亡。

终于,我把握了机会,在那微乎极微的裂缝中,在那片刻喘息时猛的撑起头!

我感受到了,万物的欢呼,我感受到了,大自然的欢愉…

这应是我最重要的瞬间,是我最珍贵的时刻!

我要先感受着风吹过脸庞,我要先聆听着风在耳边奏响。

我唯一的朋友,他将和我一起见证我人生最漂亮的一刹那。

“呼…呼呼…”

这是什么…我看见了什么…或者我应该看见什么…

还是暗…还是黑…还是无边无际的空洞与绝望。

风…我的朋友在哪?我感受到了,却看不到…

在我的身边,他抚摸我的双眼,教我闭上…

我曾经挣扎的破土而出,但出来了,又只想赶紧萎缩回土壤中,重新闭上眼,重新入眠,不去想,这绝望…

风在挽留我,我却放了手。

重新埋下头,这次连身体也慢慢纵入泥土中。

风走了…我安慰着自己说。

教他不要再等候,我不会再回头…

这一次的间隔相当的长…长到令人生厌。

长到我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光再也没有出现了,他不再玩弄我,或许他长大了知道对错…或许他只是找到了新的玩偶…

寒冷幽暗…却不影响我伸展运动。我的根还在延长着,却没有当初那种敢闯敢拼的劲儿了。

我累了…

有意义吗…我的生命…

我存在于自己的世界里,世界也存在于我的脑海里。

枯燥无味的生活一直延续到我已无法再忍耐,我厌倦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